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风采 > 校园文学 > 为人师文
“出释入造”:一种理论构建的境界————读《Methodology of theory building》
时间:2012-02-08 14:39:17 来源: 作者:林春生

“理论的构建近乎艺术”,可见它决非一件易事。古今中外多少学者致力于理论的构建,但真正有所创新、创造的却没几人。仅止可以用“出石密之暗野兮,不识蹊之所由。”来描述构建理论的过程,可见其困难状态。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人们秉持“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孟子•尽心章句下》)这样一种信念,理论构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斯坦纳教授的《理论构建的方法论》一书向我们展示了理论构建的一般轮廓,她自己声称这是一本方法论的书,该书在论述理论是如何构建的同时也时刻在向人们传递这样一种理念,“出释入造”是一种理论构建的境界。

理论必须稳定,但又不能静止不变。因而所有的理论都力图协调稳定必要性与变化必要性这两种彼此冲突的要求。我把这句话看作是斯坦纳这本书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如何对于稳定必要性于变化必要性进行协调,任何一种理论的提出都不能回避这个问题。 斯坦纳在本书中提出了理论构建的两个过程:批判、建构;对理论的批判包括对理论的阐释和对理论的评价两个方面;而对理论的建构包括对理论的修正和对理论的拓展两个方面。如下图,

                                  

                                        阐释

                      批判

                                    评价

 理论构建的方法                       修正   

                      建构                                                                            

                                      拓展

                                                                              

                                                                 

 一、理论的批判                 

斯坦纳《理论构建方法论》理论构建的实质性一步始于理论的批判。理论的批判经由阐释与评价两步骤得以完成。人们只有知道理论为何后,也就是对理论进行阐释成为可能,才能对其做出是否充分的评判。而评判无疑是有关标准的。理论的批判从理论的阐释开始,对理论的阐释是进行理论评价的前提。

 

1、对理论的阐释

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体。理论的阐释包括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一方面,理论的内容由概念、概念之间联系形成的普遍原理,以及由这些普遍原理构成的理论系统构成。其中,基本概念构成了理论的核心元素。另一方面,就理论的形式,任何概念-定义、判断-命题大抵都用语言形式表达,不言而喻,不管是对理论的描述和解释,都得在一套语言学/符号学的代码系统内进行。斯坦纳在本书中主要就理论的形式要求进行了论述。理论语言因其所起的不同作用,对其的要求也就有所不同。

进行理论阐述时的语言要求

首先,理论语言要起表述作用,而非引出新问题的作用。因此,问句、疑问句、带有感情色彩的语言都不是理论阐述语言,因为它们的作用在于引出新问题。然而,并不是所有具有表述功能的语言就是理论语言,这种语言还必须是用于描述的而不是规定命令、意图和感情的。

其次,理论句子对应的形式是陈述句句型,要求使用语义力量小、属于一定语言范畴的书面语言。然而,也不是所有的陈述句就是理论句子,因为句子的描述必须是普遍的而不是特殊的,它必须是定量的而不是定性的。这里的定量指定量描述必须使用字面语言,这个语言必须语义力量小,不具备以对特殊事例进行描述能力。所以,理论语言既是陈述的形式又是书面的形式。除此之外,这里的书面语言形式还应属于一定的语言范畴,是明确的,也就是它是属于主语,还是属于谓语,主语、谓语的联结形成命题。

再次,进行理论描述时要区分可操作性术语与理论术语、可操作性定义与理论定义。所谓可操作性术语,涵义是明确的,可以测量,可以定量计算。如比内智力测试理论中的I.Q一词。而理论术语则不一定由观测直接可得。与观察没有任何关系的唯一的理论术语是形式理论,也就是逻辑学和数学。那么怎样确定理论术语,首先找出同时属于陈述句和普遍范畴的句子,然后再从中找出主语和谓语,删除冗余的成分,理论术语也就出现了。那么,怎样解释理论定义呢,首先,把理论定义从操作性定义里区分出来。然后列出这些理论定义,接着把这些理论定义进行归类,使这些它们形成一条定义链。由理论术语与其定义构成的系统就是描述性理论。描述性理论是一组相互关联的理论句子,它们描述了系统的属性。关于一个系统的描述,有可能是对其结构的描述也有可能是关于状态的描述。结构的描述,教育就是一个例子,教育的子系统详细为教师、学生、内容和情境。而且,每个子系统的基本属性详细陈述为:教师,目的是指导他人的学习。关于状态的描述,柯尔伯格道的学习的认知发展描述就是一个系统的状态描述。他规定了道德学习的六个阶段,这六个阶段按顺序发展,从最低到最高。对于一个系统的描述,无论是结构描述还是状态描述,这个描述都是一般的,因为它是关于一个拓展的对象,一个种类的描述。总之,描述性理论是对属性的阐述,是对定义的阐释,我们阐释了理论定义,也就完成了对描述性理论的阐释。

进行理论解释时的语言要求

理论的阐释虽然包括对事实的描述(是什么?),但它主要地不是描述事实而是解释事实,说明为什么存在某个现象以及现象是如何发生的。在这个意义上,理论是描述事实与其主要变量之间关系的逻辑体系。斯坦纳认为,“既然论述有固定的形式,那么对其进行解释也就成为可能。”

首先,解释理论的句子有两种:一种是形成原因与结果之间存在必然的联系的句子;另一种句子情况是原因与结果之间的联系需要一定的条件。哲学理论的句子要求属于前一种情况,科学和实践学理论则属于后一种情况。所有的解释性理论句子都可以根据对称性、复杂性,真理价值进行修正。但是只有条件性的解释理论句子才可以根据其时间性和确定性得以被修正。

其次,解释性理论句子的联结有两种方式:演绎法和图示法。何谓演绎法,演绎法是一种论证的方法。特征是从一般到个别,也就是从一般的原理为前提去论证个别事物,从而推导出一个新的结论。当这些解释性句子成为一个清晰完整的演绎系统时,那么我们可以说它是一个真正的形式理论。然而,这种情况几乎不存在。图示法是指用符号、文字、数字组成图形,表示事物过程内在联系和本质的一种方法。它具有简明、形象、直观的特点。

总结一下这一部分关于阐释解释理论命题的论述,在组织命题上将采取以下步骤:区别解释理论命题与描述性理论命题;根据以下范畴来区分解释理论命题:哲学的、科学的和实践学的;演绎的或者图解的组织解释命题的每一类别;

 

2、对理论的评价

阐释是批判的开始,而评价是批判的关键。

因为,理论的功能在于对普遍知识的表达,它的价值体现在内在的认识方面的,它的选择标准是其是否具备真理的条件。而真理具有相对性,人们从不同角度认识真理,得出不同的结论,那么真理有标准吗?

理论是通过语言表达的,理论必须满足内容与形式的特定标准,表现在语言方面就是理论必须满足特定句法和语义的标准。在本书中,斯坦纳采取了形式分析的方式,也就是从语言逻辑层面进行分析,而且是从描述理论和解释理论两个角度分别展开。

首先是描述理论的语义和句法标准。语义方面应该具备正确性、排他性、彻底性、外部一致性和延展性的特征;句法方面应该具备等同性、链接性和替代性的特征。当且仅当描述理论满足以上这些标准才能是有价值的。

其次是解释理论的语义和句法标准。语义方面应该具备准确的术语、对象属性之间有必然的关系;句法方面满足确定性和内部一致性或逻辑一致性。当且仅当解释理论满足以上这些标准才能是有价值的。

除了对两种理论的各自标准要求,这里还有一条他们共同的标准——简单性。这里的简单性指如果两个理论都能够同样好地解释类似的现象,那么,形式结构简单的理论被称为简单的理论。这里,形式的简单可以是理论前提较少,可以是参数或者变量较少,也可以是变量的次数、方程的阶较底,等等。形式的简单并不意味着思想的简单。当然并不是说理论有了冗余部分就是虚假的,只能说是对表述理论的一种要求。

另外,如果要在理论与理论之间做出选择时,选择的标准为:有效性和包容性。当然,不能忽视语义和句法两方面的标准。一般来说,理论越是一般化,它就越全面,包含更多的经验。

二、理论的构建

斯坦纳说,“没有对现有理论的理解,就没有对理论进行构建的立场”。前面部分我们已经了解了理论的内容与形式,以及对内容与形式进行评判的标准,完成了理论建构的准备工作。接下来斯坦纳认为应该进入理论的修正与拓展的阶段了。建设性的理论构建行动由理论的修正或拓展组成,理论得到修正也就意味着理论被拓展了。

理论修正或拓展的前提就是它们必须具有合理性。如果要让思维活动产生知识,必然要涉及以下四种推理形式的参与:直觉推理、溯因推理、演绎推理和归纳推理。其中,前三种参与理论的建构,而归纳推理则通过理论批判同样进入理论构建的程序。

1、直觉推理与现象学方法。直觉推理是指人们使用由经验认识事物的一种方法,直觉推理法是一种经验法则。与直觉推理相应的理论建构的方法为现象学方法,它有以下几条规则构成:

放弃一切偏见、成见、习惯看法,“回到事情本身(zu den Sanchen selbst②直观人的认识活动中直接亲身体验到的东西(本质直观);③对事物按其直接向我们显现的样子进行分析、描述。这不仅让人想起傅佩荣先生在《哲学与人生》对现象学方法的描述:“消除对事物认识的的(个人)偏见,达成对事物基本概念的一致理解。胡塞尔在现象学中介绍了认识事物的三种方法(按顺序):1)描述法指如果想认清一种事物,首先不能妄下认定,而是先对其做客观的描述。描述其现象。2)消去法(自由想象法)对事物的描述可能各种各样,有很多方面。可以想象一下,去掉某一方面,还是这类事物吗?消去事物相关的东西后,剩下的就是事物自己本身的特征了。3)地平线法 打个比方,看一个远处的东西不是很清楚,就向其靠近,到达某个点(某条线)后,突然看清楚那个东西了。人看任何东西都有视域,而这个视域就是我们所能见到的世界。”

理论形成

模型形成

2、溯因推理与理论模型法。溯因推理(又称设证推理)是由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皮尔斯创立的一种逻辑形式,这种推理从已知的某个结果出发,试图确定与其相关的解释,所以常常被称作是寻求最佳解释的推理。它由以下几个部分构成:①C(事实、观察到的现象、给定的情形)②AC之解释(如果选择A,则可解释C)③其它假设均不能像A那么好地解释C) ④结论:因此,A或为真。设证推理的根本特点是:前提真和结论真之间的关系是有条件的。一开始要假定被解释项的命题为真,设证推理的核心是推理者发现可以解释被解释项的假说(是众多可选择项的一种),设证推理有重要的认识论价值,它是一个创造性过程,但创造过程仍受理性的制约。与溯因推理相应的理论建构方法为模型理论方法。如图所示:

      

理论                     理论模型                     理论

           

2 理论模型方法

模型一般是指某一客体或客体系统的相对的形状,用来表达人关于实物的知道与这些实物之间的关系。模型具有二重性:简化性,即它舍弃原型(客体或客体系统)的某些东西,对原形的结构、功能、联系等加以简化,因而在一定程度上“不像”原形;相似性,即它从本质上极力与圆形的结构、功能、联系等保持一致,因而从模型出发不致引申出与原型不一致的结论来。具有认识价值的模型必然能将简化性和相似性有机地统一起来。过分地简化,歪曲了原型,会使模型不具有认识价值;同样,过分地强调与原型的一致,以致使模型过分复杂,也不能发挥模型的认识功能。

斯坦纳在这里介绍了一种SIGGS模型,S代表集合论,I代表信息论G代表图论,G代表一般系统理论 。用图表示为,

 


 

                         信息论

 

集合论                                        一般系统理论

                      

                          

 

图论

                                        

 

 

SIGGS理论模型是一种适用于所有描述性理论的形式理论模型,因此它属于句法理论模型,而不是语义理论模型。

集合论是一种研究集合的数学理论。集合论在这个模型中的功能就是形成理论的对象以及对象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形成理论的内容;信息论则赋予这些构成系统的内容及其形式,以及系统与其对立系统以意义;图论则通过图示解释系统组成部分的关系。集合论、信息论、图论的运用使形式理论的进一步修正与拓展,从而成为更一般的系统理论成为可能。

3、演绎推理与皮尔斯的“阐释”新解

斯坦纳在理论构建进行论述时,区分了理论的阐释和理论的建构。他认为阐释的作用在于确立现有理论的内容和形式。然而在皮尔斯的眼中,阐释意味着对正在完善的理论的内容和形式的修正和拓展。

演绎法通常是同来形成理论的,这里演绎的方法将被认为是用来修正和拓展理论的。

总之,只有通过上述方法对理论进行修正之后,它们才能改变描述性理论的形式使其满足一致性、链条性和替代性的原则;使描述性理论的内容满足正确性,穷尽性、外在一致性 ,延伸性的原则;使解释性理论的形式满足确切性 和内在一致性的原则;使解释性理论的内容满足定义明确、相应性,包容性和外在一致性的原则。

 

三、结束

斯坦纳的《理论构建的方法论》并无意向我们描绘理论构建的具体步骤细节。原因很简单,他认为,理论构建不是一个机械的、教条的过程,也不是一个照本宣科的过程,“出释入造”是一种理论构建的境界,她只是希望通过自己对理论构建的认识为世人起个抛砖引玉的角色,就像他自己在开篇第一句话所说的, “这是一本方法论的书籍”。    

 

参考文献

[1]Elizabeth Steiner . Methodology of theory building. Educology Research Associates Sydney.[M].1988

[2] 陈桂生著.教育学的建构[M].湖南: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

[3]李幼蒸.理论符号学导论[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三平台  快3彩票网  快3网  快3彩票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